Dorad's Life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0%

儿童节快乐

又到一年儿童节,无法回去的童年,只能怀念。

那时候一无所有,却又无比快乐!

从小在村里长大,当着留守儿童,爷爷带着我和姐姐上学。

记忆中,学前到三年级的时候,大概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当留守儿童,我把老爸的手机号写在墙壁上,每次有事我就去阿杰家,用座机给他打电话。他联系我们也是先打到阿杰家中,他们再来喊我去回拨。那个时候,打电话是双向收费,按分钟算,每次打电话都卡着时间点,尽量长话短说。记忆中那个年代,村里的主干道还是泥泞不堪,路上很少有车辆,车辆也都是底盘巨高的伙计。

记得儿时的一些糗事,记录一下。

  • 学前班期末考试双百,可是不敢上厕所,把粑粑拉裤子里了,回家我老娘又笑又骂,现在回忆起来都想笑。
  • 小学每次放学,都要走一段很窄的田埂,两边都是水田。有一次不知道怎么的眼睛一花,直接整个人栽到水田里面了,出来成了个泥人。回家老妈在天井用井水给我冲了很久才冲干净,可把我个害羞的小男生给整得,哈哈哈哈。。。
  • 小学低年级早上要轮流值日打扫卫生,操场每个班有包干区。我记得二年级的时候,包干区是樟树底下。每次都是拿着树枝或者签子戳树叶,三四个人一起,傻乐。貌似有一次在那附近看到白骨了(据说学校那片地之前是和尚的墓地)。
  • 小学放学都很早,我很喜欢叫上几个小伙伴,搬上家里的小四方桌,带上几个椅子,坐在自家枣子树下一起写作业。写完作业再一起无忧无虑疯!寒暑假也是这么整!想想真的是太快乐了!
  • 小学课本有篇课文叫《我家迈上了信息高速公路》,虽然那个时候我连高速公路都没亲眼见过,但是读完那篇文章,我真的是非常的向往,印象十分深刻。小学三年级,村里小学装上了第一台台式机,使用卫星接收器上网的那种大头机。这应该是我见过的第一台真实的电脑。机房(贼小)两道门,一扇是以前的木门,一扇是铁门。那一年是2004年,谢老师非常喜欢在那个电脑上放《2002年的第一场雪》,之所以对这首歌印象这么深刻是因为我经常在铁门旁偷偷看谢老师耍电脑,听多了哈哈哈哈哈。而一年后我获得了我姐的随身听,终于有了听歌的东西。(当然最后也逃过被我拆解无数遍的结局,哈哈哈哈哈)
  • 小学课间时间也是10分钟,但是总觉得很长,可以打乒乓球,可以打弹珠,在操场闲聊、瞎疯。
  • 2005年发行了新版的人民币纸币和硬币。因为兜里的一毛钱变小变重了。
  • 2006年第一次在乡镇的唯一一个黑网吧注册了第一个QQ号,现在还没丢,陪我度过了漫长岁月。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上网,桌面上全是游戏快捷方式。那时候只玩过小霸王学习机游戏的我,完全被罪恶都市等3D游戏给震撼了。后面基本没怎么玩街机和小霸王了。
  • 四年级,我姐在乡镇上初中,我骑自行车去接她。后来回来她载我,一个大下坡,我们俩一直在笑,后来两人约定好不许笑,免得摔了,结果最后没憋住,还是一起摔了。牛仔裤和膝盖都摔破了,可惨了。
  • 五六年级开始寄宿。刚开始的时候,学校是蒸饭的。周日晚上去,周三晚上回,周四早上去,周五晚上回。都是自己带米,带菜,夏天只能带干菜和老干妈,带的新鲜菜最多只能吃一天,冬天基本上吃家里带的菜,每天早上在食堂买包子热干面吃,吃完洗米加水,菜饭一体的盒子,丢蒸锅里,再去上早自习;中午排队锅炉领自己的饭,吃完和早上一样的流程准备晚饭,弄完去教室午睡;晚上住学校宿舍,集中住宿,上下两层大通铺,一个宿舍大概20人,晚上会有老师巡查不让说话哈哈哈,发现要罚站。那个时候的男孩子喜欢用荧光笔在墙上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名字,半夜偷偷看。六年级的时候改了,学校食堂统一提供伙食,每个星期好像是二三十块,伙食贼好,那时候觉得真的是太幸福了,彻底摆脱了巨难吃的蒸饭+老干妈+辣萝卜套餐。
  • 五六年级的时候每年秋季都要做勤工助学,老师们带着同学们在河漫滩“派芒”,所有师生都要一起去河漫滩掰“”,每个人有任务,需要到指定的根数。一般是班上的男老师在前面用刀砍,同学们在后面接,把芒的外表皮和叶子除掉,取出最中心的芒秆,可用于造纸或手工编织,而地人喜欢拿来做笤帚。每年秋季,这个活动大约要持续1~2周,着实幸苦。当时不知道学校为什么要这么安排,懵懵懂懂的我们也不会去问这活动的真实目的,大家都觉得不用上课,和同学们一起出搞劳动还挺开心的。(虽然现在看起来是被学校“薅羊毛”,“抓苦力”)
  • 五年级,数学老师每次错题都要用教鞭打手心,一道题一下。我记得有个很离谱的同学,貌似是作业基本全错了,把数学老师气坏了,把他板凳搬到讲台上,让他坐上去了。
  • 六年级,第一次参加群体性文艺汇演,在乡镇中学表演了团体项目《中国娃》,排练了很长时间,印象深刻。
  • 六年级,年少不懂事,跟风讨论班上女生大姨妈事件,被校长(数学老师)约谈。
  • 六年级,元旦班上在教室搞活动,唱《秋天不回来》,尬翻全场。
  • 六年级,汶川大地震,在上课,有震感,降半旗,捐款,忘了捐多少了 。
  • 六年级暑假,穿着《中国娃》道具服,大红色,和龙叔在煤厂做小工,没赚几个钱,一身黑,后被爷爷带回家。
  • 初一,寄宿学校,体验很差,学校学生素质很差劲,比小学体验差多了,街溜子比较多。不过学校食堂虽然味道不咋的,但是至少是和现代食堂基本接轨了,刷卡就餐。初一一直没适应,周围环境变了,大家没那么单纯了,成绩好的同学也得扒着和那些街溜子混一起?还有我那个狗屁同桌,仗着是校长的闺女,天天欺负这个欺负那个,可牛逼了。学校总有街溜子捣乱,周末总有在河堤约架的。管制刀具,一应俱全。总而言之,环境恶劣,校风败坏,非常不适合学习,像街溜子集中营。
  • 初一,在中学宿舍敲诈勒索,后被强行掏走5块钱。
  • 初一,一周去一次网吧,玩QQ,罪恶都市之类的。
  • 初二,来武汉读书了,瞬间进入天堂,这里的朋友们亲切又单纯,老师们认真负责,度过了两年的美好时光,真的是无比怀念这两年。

<未完待续…>

分享B站看到的视频,纪念曾经的童年~